AD
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陕西“大健康”落地观察:基层医疗机构亟需长效机制

[2016-12-21 10:57:3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陕西“大健康”落地观察:基层医疗机构亟需长效机制,  在岗职工128名,编外人员61人,年流动率将近25%,截至2016年11月底,中心当年结余为-49万元。  以上,是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东关南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下称东关南街中心)的人员和财务状况,也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普遍现状:“新医改”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得到显著提升,工作量增加明显,但人员紧缺,编外人员比例高,支出压力大的问题凸显。  不论是“新医改”提出

  在岗职工128名,编外人员61人,年流动率将近25%,截至2016年11月底,中心当年结余为-49万元。

  以上,是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东关南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下称东关南街中心)的人员和财务状况,也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普遍现状:“新医改”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得到显著提升,工作量增加明显,但人员紧缺,编外人员比例高,支出压力大的问题凸显。

  不论是“新医改”提出的建立诊疗新秩序,还是今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提出从“治疗”转向“健康”为中心,都需要首先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下称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做好疾病筛查、预防及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

  对“健康如何融入所有政策”,陕西率先交出答卷并引起国家卫计委关注。

  12月14日到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陕西多地调研,发现这个“大健康(爱基,净值,资讯”率先落地的省份,基层医疗机构体检设施趋于完备,基层医疗覆盖网络逐步建立。

  但同时问题也相伴而生:随着基层医疗机构职能越来越丰富,基层医护人员任务越来越重。与此同时,编外人员流动大,人员不足,机构运行经济负担重等问题仍然困扰着基层医疗机构。

  人员、经费问题仍困扰基层

  上述东关南街中心的一位副主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按照卫生系统下达的工作指标,东关南街中心工作量增加明显,但由编制决定的人事安排没有变,中心人员压力大。

  16日,记者在东关南街中心了解到,随着新医改的不断推进,该中心家庭医生签约率已达到所在辖区重点人群的50%,共签约8600人。而该中心实际参与家庭医生团队的医护人员为30人。

  但家庭医生服务仅为该中心工作的一小部分。从职能上看,该中心要承担13大项45小项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及健康体检、诊疗等基本医疗服务。

  人员压力大主要在于编外人员比例高,流动性大。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中心公共卫生服务科室有20余人,许多岗位是“一岗一人”。但20余人中,只有8人是在编人员,比较稳定。编外人员一旦因为考研或调入上级医院而离开,就意味着相应的工作无人接手。

  除了基层医疗机构晋升难、技术提升难以外,待遇也是重要原因。据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中心按照技术职称确定待遇。刚毕业转正的本科生月工资在2000元左右,中级职称与高级职称在5000元左右。待遇的70%是固定工资,30%是绩效工资。

  首先是固定工资与绩效工资的比例分配不够合理。上述人士认为,绩效工资占到50%才能真正激励中心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其次,是待遇水平有待提高。

  这对东关南街中心来说较为困难,因为在岗128名职工中,61名编外人员的工资需要中心自行解决,而剩余67名在岗编内人员工资的30%也需要中心承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东关南街中心的收入由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编内人员经费、药品收入(零差率以后是没有结余的“过手钱”)、诊疗收入、房租等业务外收入组成。

  该中心2016年1月至11月的总收入为1441万,其中医疗收入为753万元,内含年收入约为100万元的特色门诊美沙酮维持治疗中心。

  在支出上,药品及耗材为502万元,水电、固定资产及其他支出为362万元,人员支出为626万元。从人员一项来看,聘用人员支出为249万元,按照编内人员30%工资由中心承担来计算,编内人员支出为113万元。两项需由中心自负的人员经费支出约为362万元。

  除去专款专用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过手的药品耗材收入,该中心需要通过医疗及房租等业务外收入维持人员经费及水电等开销。记者了解到,截至2016年11月底,该中心当年结余为-49万元。

  基层医疗机构如何长效运行?

  如何在基层医疗机构职能越来越丰富的情况下,保证其长效运行?

  陕西省卫计委副主任陈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陕西在保障基层人员上,连续5年每年为基层招聘2000人。为基层订单定向培养人才。并利用学科带头人为基层培养骨干。

  但记者走访安康市汉阴县、茨沟镇发现,因为留不住人,这些方法也无法解决基层人员匮乏的问题。

  这些乡镇卫生院和东关南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样,被试图获得编制者当作跳板。陈昭表示,他在基层调研中发现,有些基层骨干年龄偏大,考不进编制。考进编制的,又恰恰是不会留在当地的人员。

  “编制问题是卫计部门无能为力的”,陈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医改推进还需要和人社部门进一步协调。

  编制问题还无法彻底解决的情况下,能否从保障基层待遇入手,为基层留人?西安市碑林区卫计局副局长张武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正在研究出台相关政策。

  记者走访发现基层在提升待遇上已有一些变通实践。

  以实行“镇村卫生一体化”,也就是村医管理规范化的汉阴县为例,汉阴县卫计局局长陈前志告诉记者,汉阴将部分公共卫生服务职能转归为村医承担,由过去仅仅依靠诊疗维持收支平衡转变为政府的公共卫生服务经费、绩效工资、诊疗收入三重保障。“月工资能达5000元”,陈前志说。

  一位村医告诉记者,“镇村卫生一体化”后,其到手月收入在4000元上下,相较过去有较大提高。

  但陈前志表示,即便是将乡镇卫生院医生月收入保证在5000元,不解决晋升问题,基层医生技术能力无法提高,基层仍然留不住人。

相关新闻

中投证券官方网站

标题:融捷股份:第六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决议公告  融捷股份有限公司公告(2017) 证券代码:002192 证券简称:融捷股份 公告编号:2017-015 融捷股份有限公司 第六届董事会第四次会

详情

相关资讯

内蒙古证券

标题:深物业A:关于召开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的通知  深圳市物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证券代码:000011 200011 股票简称:深物业 A 深物业 B 编号:2017-6 号 深圳市物业发展(集

详情

为您推荐